我在干什么蠢事hhh
强行安雷(╹◡╹)

【三日月之樱】.黑田月岛

❀虐向w
❀本文已黑田为主视角,叙述故事w
❀句子摘自原文/其他
❀可以的话w👇🏻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
———黑田月岛
❀夏日嫩草的芳香,浮动白云的清风,一个人,和一个人,还有另一个人。❀
【早上看到树枝折断了,本来想要拿来插花,但你不是很喜欢花吗?所以说…给你。】

【那个,多加小心一点………给我活着回来…】那个一直说着让我去死的你…
【你太会兜圈子了,为什么不亲口说出你想保护他呢?】友人的话…
【在明年樱花盛开前结束战争,届时我们再一同赏花吧…】
❀其实樱花啊,在绽放前那含苞待蕊的夜晚时最美了,在黑暗之中映衬着月光,看上去如同粉色迷雾一般,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漂亮啊……❀

【什么,为什么要让月岛来切腹?!】
【因为我们番输了,其他家主已经死了,只有月岛还活着。】
【那么就由我……】
【像你这种无名小卒,谁会在意你的死活?】
我…连替你死的能力都没有…
【那么…何时执行?】
【明日。】

❀还记得儿时,月岛的手,是那么的冰凉,是那么的苍白,是那么的幼小。❀

【我还想三人再一起去赏花呢,这世间还真是让人难以得偿所愿呢…】

月岛…月岛…我…
【你还真是考虑周全啊。】
【?】
【大概历史上会记载[主公之命承蒙月岛切腹相救]之类的吧。】
【!黑田,你太无礼了!】
【事实不是明摆着的吗?】【活着的人比死去的人更痛苦啊!】【擅自主张让我替你善后,你倒是想想我的感受啊!】
【黑田…你…不知道说话要有分寸吗?!】
不是的,我并不想说这样的话…
自从与你邂逅…
我想说的……
就只有一句话…
我想对你说的是…
【够了!你要是为了说这种话而来就给我滚回去!!】

【黑田你!】
【对于一心赴死的人来说,死亡就是终点,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而已,而留下来的人为了给你善后又要东跑西跑,即便你身亡命殒,可还是会留下回忆这种挥之不去的东西!这种东西说白了真的很让人困扰!不要随随便便就说去死啊!…】
【如果你一心想死…那就把我的回忆也一同带走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添更多麻烦了!以前开始,你总是喜欢不停的捉弄我,就只会听濑谷的话,我的话就漠不关心,你这种人…你这种人!】
【你不就是想说最讨厌我吗!!】
【不许抢我台词!…你总是这样,这样捉弄人…】
【我也最讨厌你了!】
【吵死了!我…我最讨厌你了!…你这种人…】
【月岛…】
【不要…黑田…】
【…已经够了…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不要再说了…】
❀破晓之时,习以为常的生活就会消失,所以我要让这理所当然的日常,铭刻在我心里,烙印成无法磨灭的伤痕。❀

❀即使清晨来临,我也只是一如既往的在呼吸而已。没有哭泣……
但…我为什么会流泪呢…?❀

[几年后]
【黑田,我总算找到你了!】
【哟,濑谷你也老了啊。放心吧,我不缺钱花。】
【你…有客人来了?】【这...tsukishima(月島)...?】
【只是个人偶罢了】
【黑田,就算你再怎么做,月岛也不会回来了…】
【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做一个月岛的人偶呢?做了也只有吵架的份吧。】

❀时间流逝,还真是可怕的东西啊…我现在也只是隐约的记得月岛的轮廓而已。这样的我,怎么可能会做出他的替代品?真是傻到家了啊。❀

樱花,又开了…
【知道吗?其实樱花啊,在绽放前那含苞待蕊的夜晚时最美了。】
【风…吹…过来…】
【难道说…他学会说话了吗?!】
【早…】
【就是这样,慢慢来!】
【早,早…早上,看到了…折,折断的…可以…插起来…你…花…喜欢…所以……】

“给你。”

为什么…
为什么……
那是他的第一句话…
Hybird Child 是主人的镜子,
你…都映照出了我的什么啊…!
我究竟寄予了你什么………

❀那么苍白,幼小,冰凉的手,即使不停的奔跑,月岛的手还是那么的冰凉…而我,一心急着想要温暖他的手,不让他摔倒,不松开他的手…………永远,在一起。❀

我可能会一辈子制作下去,即使知道一切皆是虚无。
我喜欢他…
而不是其他任何感情…
只是真的从心底…无可救药的喜欢……
剩下的只有后悔和回忆,
和至今依然满溢的恋慕之情……

❀夏日嫩草的芳香,拂动白云的清风,不管过了多少年,我,依旧孤独一人…❀






❀我知道黑田月岛也许是一个冷cp,和其他那些有着各种太太支持的cp不一样,但我依然是那样的喜欢着黑田月岛这对,他们带给我的感动,是其他cp所不能及的,此文献给黑田月岛,愿他们永远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