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干什么蠢事hhh
强行安雷(╹◡╹)

突然非常渴望第五人格的布偶

就是那种硬布料做的,立体的,然后手脚都是可以挪动的那种!!
渴望拥有!!
有人和我一样渴望嘛!

一起开黑吗w??



这里是一只特别菜的狐白+凤白,想找一只龙信一起开开黑啥的w
有嘛有嘛w

【尊礼】绝境【1】


私设有
偏黑暗系文风??
也许可以说是个Be
是个中长篇??
就这样,可以的话w

















荒芜的街道,随处可见的废墟,枪声,人们的惊叫声,小孩的哭喊声,已经沦陷的十一区。
空气中散发着十九世纪的战火硝烟味,一层层锈迹斑斑的青黑色隔离网上到处充满了疯狂者留下的抓痕和红褐色的血迹。
废墟的不远处,伫立着一座大楼,大楼的外表层也已是破损不堪,但却不难想象它之前的高大,从大楼破损的大门走出了一个人,与周围环境不相符的一个人。
整洁的蓝色制服,佩戴在腰间的名刀天狼,踏着与世无争却又无处不显示着这个人的自信的步伐。
“室长,这次事件中试图反抗逃脱的感染者已经成功捕获,请您指示!”一位同样穿着蓝色制服的人向他鞠躬报告,身后是大的铁笼中刚刚被逮捕的感染者。那铁笼中的人们仿佛没有一丝尊严,他们的衣服早已破破烂烂,目光空洞,过长的手指甲不停的划着铁笼的边缘,发出不悦耳的声音。
“哦呀…这些人的话,…枪决。”被称为室长的那个人伸出骨节分明的手优雅的推了推眼镜,嘴角勾出一抹不明意味地笑容,用着仿佛在讨论“今天中午该吃什么好”这样一个简单话题的语气,宣告着这些人生命的结束。
“宗像礼司!!我好歹之前还曾是你的部下啊!你怎么能如此狠心!”其中一个患者做着最后的斗争。“呀咧呀咧,那么感谢您之前为Scepter 4做出的贡献,祝您安心的上路,再见。”头也不回一下,淡淡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波澜不起,给人以震慑力却又同时让人心寒。
这里是二十五世纪初期的东京,不,准确来说应该叫做感染源重度隔离第十一区,这种病毒类似于艾滋病,但是却能使被感染者在短短几天之内丧失理智,甚至身体上发生异变。这里是一切的开始,也将会是一切的根源。
宗像来到了隔离区附近的研究院,让人头疼的是,控制感染源药物的进展依然不怎么样。突然,门外警铃大作,(又是逃离者吗…)宗像向门口走去,突然一个感染者突然从侧面扑来过来,宗像急忙闪身躲避,却不料身后的科研人员由于手中保存着实验药品无法及时躲避,宗像立刻在控制室门前放出了一个青蓝色的屏障,将要冲上来的感染者挡在了外面。“室长!这些人还要留下来继续观察吗?”潜伏在楼顶负责看守阵地的射击队员手握狙击枪对着对讲机说到。“哦呀…不用了,这些人…恐怕已经不是普通的感染者了。”宗像看着感染者身上发出的红光若有所思。“淡岛,你来负责指挥,我出去一下。”宗像说着踏着青蓝色的屏障走向了那群感染者后方。
这种火焰…绝对不会认错,一定是他!他……过得还好吗…?宗像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随即消失不见。
“哦呀…果然是你,周防尊。”看到不远处的一抹火红。宗像停下了脚步。“呵,怎么,很惊讶当年被你亲自送入隔离区的我还活着吗?宗像礼司。不,应该说是现在的宗像室长。”周防随手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抬起头看向宗像,随即把一口烟喷在了宗像脸上。“还是这么得让人想吐呢,不过像你这种野蛮人,还活着也是理所应当吧。”宗像厌恶的向后退了一步。“呵…”周防继续叼着烟看向别处。
天,阴沉沉的,不久,便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哦呀…阁下,要不要暂时先来我家?”蓝发青年伸手探了探雨。“…你,不怕我会对你做些什么…?”周防随手扔掉被雨打湿的烟头。“这句话,貌似应该说给阁下吧。”“呵…随你怎么想。”“哦呀…阁下要是觉得做得到的话,那就来吧。”

【三日月之樱】.黑田月岛

❀虐向w
❀本文已黑田为主视角,叙述故事w
❀句子摘自原文/其他
❀可以的话w👇🏻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
———黑田月岛
❀夏日嫩草的芳香,浮动白云的清风,一个人,和一个人,还有另一个人。❀
【早上看到树枝折断了,本来想要拿来插花,但你不是很喜欢花吗?所以说…给你。】

【那个,多加小心一点………给我活着回来…】那个一直说着让我去死的你…
【你太会兜圈子了,为什么不亲口说出你想保护他呢?】友人的话…
【在明年樱花盛开前结束战争,届时我们再一同赏花吧…】
❀其实樱花啊,在绽放前那含苞待蕊的夜晚时最美了,在黑暗之中映衬着月光,看上去如同粉色迷雾一般,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漂亮啊……❀

【什么,为什么要让月岛来切腹?!】
【因为我们番输了,其他家主已经死了,只有月岛还活着。】
【那么就由我……】
【像你这种无名小卒,谁会在意你的死活?】
我…连替你死的能力都没有…
【那么…何时执行?】
【明日。】

❀还记得儿时,月岛的手,是那么的冰凉,是那么的苍白,是那么的幼小。❀

【我还想三人再一起去赏花呢,这世间还真是让人难以得偿所愿呢…】

月岛…月岛…我…
【你还真是考虑周全啊。】
【?】
【大概历史上会记载[主公之命承蒙月岛切腹相救]之类的吧。】
【!黑田,你太无礼了!】
【事实不是明摆着的吗?】【活着的人比死去的人更痛苦啊!】【擅自主张让我替你善后,你倒是想想我的感受啊!】
【黑田…你…不知道说话要有分寸吗?!】
不是的,我并不想说这样的话…
自从与你邂逅…
我想说的……
就只有一句话…
我想对你说的是…
【够了!你要是为了说这种话而来就给我滚回去!!】

【黑田你!】
【对于一心赴死的人来说,死亡就是终点,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而已,而留下来的人为了给你善后又要东跑西跑,即便你身亡命殒,可还是会留下回忆这种挥之不去的东西!这种东西说白了真的很让人困扰!不要随随便便就说去死啊!…】
【如果你一心想死…那就把我的回忆也一同带走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添更多麻烦了!以前开始,你总是喜欢不停的捉弄我,就只会听濑谷的话,我的话就漠不关心,你这种人…你这种人!】
【你不就是想说最讨厌我吗!!】
【不许抢我台词!…你总是这样,这样捉弄人…】
【我也最讨厌你了!】
【吵死了!我…我最讨厌你了!…你这种人…】
【月岛…】
【不要…黑田…】
【…已经够了…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不要再说了…】
❀破晓之时,习以为常的生活就会消失,所以我要让这理所当然的日常,铭刻在我心里,烙印成无法磨灭的伤痕。❀

❀即使清晨来临,我也只是一如既往的在呼吸而已。没有哭泣……
但…我为什么会流泪呢…?❀

[几年后]
【黑田,我总算找到你了!】
【哟,濑谷你也老了啊。放心吧,我不缺钱花。】
【你…有客人来了?】【这...tsukishima(月島)...?】
【只是个人偶罢了】
【黑田,就算你再怎么做,月岛也不会回来了…】
【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做一个月岛的人偶呢?做了也只有吵架的份吧。】

❀时间流逝,还真是可怕的东西啊…我现在也只是隐约的记得月岛的轮廓而已。这样的我,怎么可能会做出他的替代品?真是傻到家了啊。❀

樱花,又开了…
【知道吗?其实樱花啊,在绽放前那含苞待蕊的夜晚时最美了。】
【风…吹…过来…】
【难道说…他学会说话了吗?!】
【早…】
【就是这样,慢慢来!】
【早,早…早上,看到了…折,折断的…可以…插起来…你…花…喜欢…所以……】

“给你。”

为什么…
为什么……
那是他的第一句话…
Hybird Child 是主人的镜子,
你…都映照出了我的什么啊…!
我究竟寄予了你什么………

❀那么苍白,幼小,冰凉的手,即使不停的奔跑,月岛的手还是那么的冰凉…而我,一心急着想要温暖他的手,不让他摔倒,不松开他的手…………永远,在一起。❀

我可能会一辈子制作下去,即使知道一切皆是虚无。
我喜欢他…
而不是其他任何感情…
只是真的从心底…无可救药的喜欢……
剩下的只有后悔和回忆,
和至今依然满溢的恋慕之情……

❀夏日嫩草的芳香,拂动白云的清风,不管过了多少年,我,依旧孤独一人…❀






❀我知道黑田月岛也许是一个冷cp,和其他那些有着各种太太支持的cp不一样,但我依然是那样的喜欢着黑田月岛这对,他们带给我的感动,是其他cp所不能及的,此文献给黑田月岛,愿他们永远幸福。❀

【尊礼/长篇】Dark Alley (伪更)
做到了!!一日三更!!!
www而且是在考试之前哎w
文笔不好还请多包涵w
以及欢迎捉虫and提bug哦w
敬大图镇w

【尊礼/长篇】Dark Alley 【5】

❄️这回真没啥了w
❄️祝我明天考试顺利!!w
❄️可以的话👇🏻





































“周防,你的右手边十三点钟方向有一批“天使”正在接近,能量级别为M高,要小心!”耳麦中再次传出了声音,但是被唤作周防的红发少年却仿佛像没听见一样,丝毫不为所动。
“呵…麻烦。”
“哦呀,还请阁下认真对待呢,毕竟我可不想把性命搭在这样一个野蛮人手里呢。”
“呵…快点结束然后回去吧,Mu-na-ka-ta 。”
“哼…比赛开始了呢。野蛮人”
“哈…”
“哼…”
“喂喂,话说你们两个可是在战场上哎,你们不急我急啊…”透露着深深的无奈的京都口音终于打断了这场两个仿佛只有2.4岁儿童般的上将之间的对话。
“…知道了。”周防把手搭上战斗机的控制杆,眼眸中燃起了汹涌的红色,那是初霞的颜色,更是欲战的火光。
“哦呀,好的。”宗像同时把手放上了控制杆。
伴着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两架飞机在阴暗的天空下交错而过,留下了两道长痕。
“1001,你现在正在接近“云端”,这些M高级“天使”会通过隐形来转移自己的目的地,要时刻保持与他们的距离。”草薙看着指挥台前的大屏幕,皱了皱眉。随即呼叫了总台的总长官——S4的最高领导人羽张迅。
“羽张长官,0813和1001遇到了新一级别的“天使”,能力目前不详,他们可能会有危险…”
“0410,我想0813,1001他们自从登上战场开始,就已经无畏生死了,他们是军人,与敌人接触是他们的任务,我想他们应该都有着一份觉悟。”浅蓝发的男人看起来十分平静,仿佛对他们的生死不为所动。但却依旧可以看出他眉宇之间那掩饰不住的担忧。
但是,位于指挥台的草薙是看不到的,他皱了皱眉,叹出了一口气,“是!”
此时此刻,宗像正驾驶着超音能飞机以闪电般的速度躲避着那些“天使”时不时闪现而出的攻击,由于“云端”的阻挠,让他白皙的脸上划过了一滴汗珠。突然,一个“天使”迅速蹿到了他的身后——一个发射器接触不到的地方,像不要命了一般的往飞机上最薄的地方撞去。
“呃!”宗像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猛的一倾,身体毫不留情的撞上了控制器,由身体传达到大脑的痛感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微弱的低吟。
“喂,没事吧!”宗像的低吟声从耳麦中传来,周防急忙向旁边看去,却被“云端”所阻挡了视线,什么也没能看见。
“宗像!回答我!你在什么方向!?”周防的声音从耳麦中断断续续的传出,宗像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刚想回复他,就又遭到了更加猛烈的撞击。
突然,他感觉到在自己身体里的青之能量又一次在体内翻腾,随后竟不受自己控制的向外溢出,宗像一惊,立刻强行的控制着自己,想把那股能量压下去,却被其反噬,一口鲜血逆流而上咳了出来。
突然,一群“天使”全部现形围了上来,战斗机被硬生生的撕成了两半,宗像的头也不可避免的撞上了正在向下掉落的飞机残骸,血顺着额角留下,模糊了视线,体内的能量正越来越猛烈的在他体内翻滚,时不时带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仿佛五脏六腑都变了位置一般。
“宗像!!回答我!”周防一边对着通讯器喊着宗像的名字,一边向回开去。
“0813!1001的飞机已被摧毁!飞机最后的信号出现在西十三点方向!同时在那里感测到了干扰异能的磁共振信号,要小心!”草薙看到控制台上宗像飞机消失的信号,赶忙抓起通讯器对周防说到。
“嗯。”周防立刻调转机身向宗像的位置赶去。
与此同时,总部的显示台也显示出了1001驾驶的飞机信号的消失和0813的飞机赶往其消失地点的雷达侦测反应。羽张立刻派人将通讯器切给了周防。
“0813!立刻放弃任务,这不是你能对付的了得,现在马上返回总部!”
“开什么玩笑,那宗像怎么办!!”果不其然,被那个红发少年吼了回来。
“0813!请执行命令!你驾驶的那架超音能机已经是仅有的五台了,不能再失去了!1001既然选择了上战场,那么他就要做好时刻为保卫国家而牺牲的准备。”羽张也再也冷静不下,拍着显示台站起身,狠下心继续命令到。然而回应他的,只有那代表着断线的滴滴声。
“可恶!”羽张狠狠的捶了一下显示台,眼中满是懊恼。这时,一个男人从后面走来,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这不是你的错,给他们一次机会吧,迅。”伽具都用着让其他队员为之差异的温柔声音轻轻安抚着羽张。
“嗯…也许吧…”羽张渐渐冷静了下来,轻轻的说着,垂下来眼帘继续观察着显示图。


【尊礼/长篇】Dark Alley 【4】

❄️唔…没啥想说的了w
❄️阿勒!!?我的上一篇怎么不见了??如果各位能看到我发的Dark Alley 【3】的话,请务必告诉我一声!!非常感谢w
❄️可以的话👇🏻






























【0:06】
“唔…咳咳!”
“宗像!你怎么样?!”周防是被一声接一声的咳嗽声给吵醒的,连忙爬起来把宗像从床上扶起来。
“咳咳……。”
“来,喝点水吧。”周防把水杯送到宗像嘴边,但却发现宗像像是无意识一样,喝一口水,呛出去半口。
“喂!宗像!醒醒!”周防拿起毛巾帮宗像把脖颈上的水擦去。在接触到宗像的身体后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体温!周防急忙把宗像的刘海撩到一旁,把自己的额头贴上去。果然!这温度高的吓人!
“宗像!再忍一下,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周防横抱起宗像,转身就要走。
“等…等一下…周防…不要走…”宗像抓住周防的一角面色潮红,轻轻的呢喃着。
……宗像…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周防看了看自己的身下…又把宗像放回了床上。
“那…我去打电话,叫草薙过来…”周防起身要去拿电话。
“…周防…等…啊!”宗像突然把身子缩成一团,不住的颤抖,仿佛在忍耐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宗像!”周防见状连忙拨打了草薙的电话。
“喂…周防…你这大半夜的…干什…”草薙那边还在打着哈气连声抱怨。
“草薙!马上来我宿舍一趟!”周防没等草薙抱怨完就急急忙忙的打断了他。
“是宗像…?好,我马上过来!。”草薙也意识到发生什么了,便不再多说。
“周防…唔……”看着宗像的身体不住的颤抖,嘴里叫着自己的名字,周防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还有那种…心疼?
…这想法还真他妈矫情…这想法一出,周防自己都忍不住想吐槽自己。

不过………好像…还真是那样…?
——————————————————————————————————————
一剂镇定剂打上,宗像一在床上安稳的睡着了,草薙又伸手摸了摸宗像的额头。“嗯…还是有点烫…话说。周防…你为什么不让我给他打止痛剂,这样他会减轻很多 痛苦的。”
周防暗金色的眼眸直直的对上草薙。“你不会不知道止痛剂的副作用吧…”
“怎么会不知道…但是生命和战斗哪个更重要?”
“…对于宗像来说的话…大概是后者…”
“唉…真是搞不懂你们都是怎么想的啊,让宗像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有事再叫我。”草薙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要走。
突然,整个基地内警铃大作。没有人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天使”又来了!
“可恶!竟然是在这个时候…怎么办,周防?”
“…我自己去。”周防说着,便穿好上衣准备向起飞室走去。
“…等一下…咳,周防,我和你一起。”宗像醒了过来,倚着床头做起,眼神清明,除了脸色苍白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碍。
“可是…你的身体…”周防脸上拂过一丝犹豫。
“呀咧呀咧,我并不向阁下想象的那么弱呢。”宗像说着,从床上下来,走到周防面前,嘴贴近周防的耳朵,

“I will be with you."